酷盖乂爻

热爱可抵岁月漫长。

【澄羡】兔子偏吃窝边草(记梗)

都是我瞎编的,别较真


正妻澄X小妾羡

羡双⭐


西朝盛行娶男妻,江澄被嫁于重臣温若寒的嫡长子温旭做男妻。真实的目的是为了搞垮温家去做卧底。


温旭不喜欢男人,但也没有苛待江澄,待他礼仪周全十分生疏。温旭好女色,但不愿负责,所以除了父母强塞给他的妾室就再没娶过,只总是在青楼浪。江澄也毫不在意他,爱咋咋地。


但突然一天,温旭说要娶一个妾室,是个男人,还是个花楼的小倌。江澄觉得奇怪,温旭一向喜欢清纯可人的女子,不会多看别的男人一眼,为何对这个人这么上心,说什么也要娶。


后来的相处中江澄发现这个叫魏无羡的小妾真的是讨人喜欢,这个小妖精还总是撩拨他,哪个男人能顶得住?反正他没顶住。


温旭到死都不知道,给自己戴绿帽子的竟是自己的正妻,连爱妾肚子里揣的崽,都是正妻的……


又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的脑洞,有空就写,先占着,嘿嘿嘿😏我真是太喜欢这种枉顾人伦的东西了


【澄羡双日生贺/01:00】震惊!校花和校霸居然……

羡宝儿生快!!!妈妈永远爱你!!!

不用在意这个鬼名字,我起名废……

总之就是校花澄和校霸羡腻腻歪歪的小情侣傻白甜日常,莫得文笔莫得剧情,甜就得了

是的你没看错,就是校花,他是男人和他是校花完全不冲突嘛对不对,澄澄那么美貌当然是校花啦。我实在太喜欢写嗲精羡了,太可爱,想**

不喜欢就退出,别骂人

看完不给三连的孩子会被魏校霸弹脑嘣儿哦 ٩(๑`^´๑)۶

————————————————————————

  烦人的暴雨延续了一星期,今早才堪堪停止,雨后即是深秋,气温骤降,猝不及防,不少人都没来得及翻出厚衣服,感冒了一大片,教室里咳嗽声甚至盖过了讲课声,魏无羡也不幸中招。

  江澄刚一上来就见魏无羡在外面罚站,冻得嘶嘶抽气,缩着手蹦蹦哒哒地人工增温,又惨又有点可爱。

  江澄眉头微蹙,在心里骂了几句那该死的教导主任。快走两步站在教室里面的人看不见的地方,正欲开口唤他,魏无羡便扭过身对他笑得灿烂。

  魏无羡身上好像有个江澄专属雷达,不管江澄怎样敛声息语,只要出现在他二十米内,他便能立即感受到江澄的气息。

  江澄抬了抬下巴示意他跟上,魏无羡左右看了看没有老师,便小跑着跟去了。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摄像头正下面就是监控死角。

  魏无羡拉开江澄的大衣拉链将自己陷进去,深吸几口带着淡淡洗衣液香味的温暖,稀释一下五脏六腑内的寒气。

  江澄嗤笑一声,学着魏无羡的语气道:“早上谁说的‘哎呀太阳都出来了,不会冷的!’让你不穿厚袄,该!”嘴上说的毫不留情,却是努力地拉着衣襟将魏无羡裹得更严实。

  魏无羡在江澄胸膛上蹭了蹭脸,声音裹在衣服里让撒娇更显得黏黏糊糊,甜腻地发齁:“知道了嘛,不听老公言吃亏在眼前,我以后一定乖乖的。”

  江澄在魏无羡腰上掐了一把,满意地听他哼唧一声,道:“你小弟要是看到你这小娇妻模样估计得自瞎双眼,校、霸、大、哥。”句尾四字一字一重音,调笑意味十足。

  魏无羡浑不在意他的揶揄,把脸从江澄怀里探出来,道:“你能舍得我这幅样子被别人瞧见?”

  闷得久了,脸颊泛粉,整个人像个白里透红,圆嘟嘟的草莓雪媚娘,看起来可口至极。江澄盯了许久,却没有动作,但魏无羡怎会不知他心中所想。

  江澄拍拍他的背,道:“老师快来了,还冷吗?”

  “舌头冷,给暖暖。”说罢便搂着江澄的脖子吻上去,两舌肆意翻搅纠缠,吮吻到嘴唇红肿才餮足。

  魏无羡又被教导主任心眼儿了,得在外面站一个星期,无论风吹日晒都得站,美其名曰让风雨磨砺他的意志。

  魏无羡从小到大不知道被罚过多少次,早习惯了,所以不甚在意。可江澄在意,魏无羡穿得那么单薄还感冒着,想起他冻得哆哆嗦嗦的样子就心疼地紧,一早上跑了好几次办公室去给他求情,所幸是终于说通了。

     吹了几个小时西北风的魏无羡连被教室那种夹杂着各类零食味道的臭暖气息包围都觉得是幸福的。

  虽然江澄每次不耐烦的情绪都清清楚楚地摆在面上,但是依旧有络绎不绝的人上赶着热脸贴冷屁股,或真或假地跑去问题。

  魏无羡越看越恼:那是老子的人!你们一个个的瞎撩什么,怎么还上手了呢!?

  忍无可忍魏无羡打算制造点儿动静让他们体会一下正宫的愤怒。挺厚的一摞书被尽数推下桌子,发出不小的声响,顿时整个教室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声源魏无羡身上。

  大家都搞不懂这校霸又发什么莫名其妙的脾气,但是又没人敢吱声,只得静观其变。

  魏无羡面色阴沉,瞪着江澄道:“喂!你把我书碰掉了,给我捡!”

  江澄神色如常,轻笑一声,这笑声落在大家耳朵里就是赤裸裸的挑衅,四周顿时响起一片抽气声:哦豁,要出事。

  江澄捡起地上的书,在魏无羡头上敲了敲,道:“我离你五米远,我用意念碰掉的?”

  还是一贯清冷透着一丝嘲讽的语调,只是旁人看不到江澄满含笑意的宠溺眼神,所以对校花被校霸找茬而生气这个结论自信不疑。

  魏无羡从不等江澄一起走,说是怕主任看见他和自己在一起又要叨逼叨地说教。两人总是在离校较远的地区汇合。

  魏无羡无聊地踩地上的枯叶玩儿,听到江澄在远处唤他:“过来。”,习惯性地想跑过去要一个抱抱,忽地想起自己好像还在吃醋生气,跑了一半硬生生刹住车,还幼稚地回了一句“就不!”

  谁知他不过去,江澄也站着不动,两人就这么干杵着快五分钟,魏无羡心中哀叹:果然不该奢求江澄主动哄我……

  魏无羡只得妥协,慢腾腾挪到江澄面前,展开双臂,嘟着嘴小声道:“抱。”

  

  

  高三趣闻交流协会(173)

                       138人在线

   嘿嘿

【今天校花校霸又双叒叕吵架了】 

   哈哈  

【害,他们俩哪天不吵才奇怪呢】

  啊啊

【??谁?新人在线迷茫】 

  嘿嘿

【@啊啊  都是三班的,校花是江澄,校霸是魏无羡】

  啊啊 

【我知道江澄,确实长得好看,但是为啥不叫校草?】 

  哈哈

【害,我们澄澄肤白貌美秀眉杏目,可不是朵花儿吗】

   吼吼

【我们羡羡也好看啊!(羡吹表示不服)】

   花霸女孩

【好看的男孩子当然要和好看的男孩子一起……嘿嘿嘿】

  哈哈

【@花霸女孩  不要教坏小纯洁】

  啊啊

【???一起什么?】

  花霸女孩

【@啊啊  咳咳……一起……一起玩摔跤】

  啊啊

【哦……他们经常吵架吗?看你们好像都已经习以为常的样子】

   嘿嘿

【吵架还好,他们还打过架呢!】

   啊啊

【魏无羡那么厉害的校霸,江澄能打过他!?】

   吼吼

【江澄确实是令我吃惊的,我家羡羡出了名的战无不胜,居然输给了他】

  嗯嗯

【这题我会!我答!我三班的,那天我看见江校花扯着魏校霸的领子进了器材室,但是没敢去偷听,反正他们回班的时候江校花安然无恙,连衬衣都没皱一丝,倒是魏校霸惨的一批,衣服皱巴巴的全是灰尘,露出来的地方有一些红痕淤青,嘴上都有血了,眼睛红红的肯定是哭过。当时我震惊坏了!】

   啦啦

【我送作业路过器材室,有隐约听到校霸求饶,听着是真的惨……】

   吼吼

【我天!这么刚啊!】

  花霸女孩

【我有个大胆的……好吧我憋回去自己嗨】

                          ……

  关于这场让江澄一战成名的“小黑屋斗殴”,事实是这样的……

  江澄今天非常生气,本就带着“任何人都人都勿扰老子”气场的他今天更是异常低气压,连平时经常死缠着江澄的厚脸皮前桌都不敢靠近。

  能让江澄如此恼怒,原因只会有一个:魏无羡。

  魏无羡被一个男的强吻了,当着他江澄的面!虽然那人已经被他们俩联手打了个娘都不认识,但是江澄心里的火气依旧丝毫未减。

  魏无羡坐在后面不知所措,这事不能当着全班人的面儿说,可是不解释情况只会更糟……

  他哪知道那男的是找他出去表白的啊!他还以为是约架的!而且嘴上表白还不够居然玩儿强吻,他当时过于惊愕猝不及防就中招了,好死不死还被因担心而追出来的江澄看见了……

  正在魏无羡脑内斗争思索最佳应对策略的时候,忽一抬头便看见江澄气势汹汹地走过来,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扯着领子揪了出去,关在器材室被好一顿“教育”,出来时腰腿酸软,服装脏乱,就跟刚跑完马拉松的乞丐似的。

  后来“震惊!战无不胜的校霸竟被校花揍了!”“校花校霸水火不容关系极差”的消息被置顶挂了一个星期,但是平日不参与八卦的两个当事人毫不知情。

  魏无羡一早上都没去学校,老班也没问,想来是请假不是逃课,江澄立即便了然了。

  电话一接通,那边拖长了音喊了一声:“澄——”鼻音很重,混着不甚清晰的电话音让这声撒娇显得更甜腻。

  “感冒又重了吧。”虽是疑问句,但语气却十分肯定。江澄昨天就开始怀疑他会感冒加重,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呜……难受……”

  仿佛看见了魏无羡可怜兮兮求安慰的可爱神情,江澄心里发痒,只想立刻把他揉进怀里。

  “需要什么?”

  “药……”

  “早买了。”

  “唔……布丁奶茶。”

  “好,给你买,还有呢?”

  “你。”

  魏无羡听见开门声响便醒了,但是依旧窝在床上一动不动,等着伺候。江澄端着水杯进去,温声道:“起来吃药。”

  魏团子蠕动两下,从被子里露出因感冒而绯红得有些过火的小脸儿,对江澄眨巴眨巴眼睛,没有答话也没有动作。

  江澄还不了解他吗,“别耍赖,你是感冒,不是四肢残废。”话还是这么噎人,语气里却满是柔情,没有丝毫不耐。

  魏无羡还是不动,仿佛画面定格。江澄把脚伸进被子里戳了戳魏无羡的大腿,催促道:“快——起——来……诶呦我天!”话还没说完,猝不及防被夹着脚扽了一下,差点没把水杯扔出去。

  看着魏无羡洋洋得意嘿嘿傻笑的小模样又气不起来,江澄无奈道:“真是服了你了。”

  将水杯和药在桌上放好,坐上//床将魏团子拖起来搂怀里,道:“唉,一岁的魏羡羡小朋友,吃药还要人哄的吗?”

  魏无羡理直气壮:“要哄的!你快说点好听的来哄哄我。”

  “说什么?”

  魏无羡挑眉:“你懂的~”

  江澄脸皮薄,那些话从不好意思说出口,不过今天要是不说魏无羡肯定不会罢休,只得凑在魏无羡耳边小声喃喃一句。

  魏无羡蹙眉:“啥?声音太小没听见啊。”

  江澄便稍稍提声又说了一次,可魏无羡一脸茫然道:“嗯?什么?再说一次?”如果不是控制不住上翘的嘴角,还真是令人信服呢。

  江澄知道他是在装,又羞耻又无奈,在魏无羡脸上掐了一把,道:“啧,你耳朵废了,嘴凑过来,我对着你嘴说,直接说给心听。”

  极温柔的一吻,不掺杂丝毫情//欲。江澄拭掉魏无羡唇角的水渍,道:“这下听清了?”

  魏无羡笑得灿烂,又在江澄唇上轻啄一口,道:“嗯,我也最爱你啦!”

  

  

  

  

  

  

  

  

  

  

都快来康!!!

颖希Ouo:

【澄羡生贺双日24h】终宣

春秋数载往,一屋两人,三四盏烛火,隔五日差。
晨昏梦醒时,六七耳语,八九处浓情,得十指扣,
灯火夜,坞中新景,陈情曲词百千转。
悬弧日,心上故人,浊酒清饮共此生。
                                         
                                               ——题记

【活动tag】澄羡双日生贺

【活动时间】10.31&11.05

【人员名单】

♢整点组

0:00  岂曰无衣【文】 @提笔抒阑珊°
1:00  公子乂爻【文】 @酷盖乂爻
2:00  寻寻/孤舟济北【文】 @刻骨铭心的过去,铁打的双杰  @§孤舟济北|江上火
3:00  醉乡浪客【文】 @醉乡浪客
4:00  欲晚【文】 @欲晚
5:00  猫头喝茅台【文】 @猫头喝茅台
6:00  秋宝【画】 @秋宝
7:00  油焖温沐辰【文】 @油焖温沐辰
8:00  Aurora【文】 @Aurora
9:00  明三道【画】 @明三道
10:00 式微以北【文】 @式微以北
11:00 橙汁冰阔落【文】 @橙汁冰阔落
12:00 橘子【画】 @橘子MIKANG
13:00 长安九月【文】 @长安九月
14:00 旒影【文】 @旒影
15:00 颖希【画】 @颖希Ouo
16:00 柳伥【画】 @柳长长长长长长长
17:00 别是清欢【文】 @别事清欢
18:00 眷蕴含【文】 @眷蕴含
19:00 林袖藏【文】 @林袖藏
20:00 希空折【文】 @希空折
21:00 紫贝壳【文】 @紫贝壳
22:00 浮光曦景【文】 @浮光曦景
23:00 海眼【画】 @海眼

♢彩蛋组

年年有瑜【画】 @年年有瑜
菜菜子的钟【画】 @菜菜子的钟
哈尼【文】 @哈尼lucifer
nikiko【画】 @死線王nokiko
梦回云梦【画】 @-梦回云梦-
煮茗【文】 @小煮茗
白鹤与森【画】 @开学长咕の白鹤与森
希空折【文】 @希空折
煌煌烨烨【文】 @煌煌烨烨
辗转数寒更【视频】 @輾轉數寒更

♢staff

题记 别事清欢 @别事清欢
海报 颖希 @颖希Ouo

神灵啊,请保佑我的男孩儿们,保佑他们不要再受到伤害,他们值得世间一切温柔与美好🙏

搞澄羡的,更新随缘,别催,不私。

小美女小帅哥快来玩呀~~~

颖希Ouo:

【澄羡生贺双日活动24h一宣招募】

活动时间为10月31日和11月5日

cp为澄羡only

活动分为整点组和彩蛋组

【整点组】分别在双日指定同一时间更新两份生贺
【彩蛋组】在单日或双日任意时间进行更新

主招募文手和画手,如有其他种类生贺作品的劳斯请私信我。

活动🐧群 734162036

活动tag澄羡双日生贺24h

欢迎各位一起为他们献上温暖的生日祝福❤️

【澄羡】兔儿仙

这么久才出现是我的错

我对不起大家!!!​(土下座)

主要是时间太紧大脑还空洞写不出满意的,这段时间其实也写了文但是自己都看不下去,就没放出来污染你们的眼睛。​虽然这篇也不咋地emm……

【这是一个无脑糖炖肉,小破婴儿车。宠宠宠的澄,软软软的羡,巨ooc,慎入,都是瞎写的别较真,我已经提示了,就不要进来骂人了哦】

迟到的中秋祝贺,大家中秋节快乐鸭!!!


我:(瞌睡到神经错乱)
老师:这个单词是呈现的意思
我:(瞬间清醒)澄羡!?什么澄羡!?

【澄羡】怦怦怦怦

无聊又沙雕的流水账,比我想象的长了不少。

好像有点ooc……

——————————分割线————————————

  厚重的云酝酿着一场大雨,空气潮湿又闷热,惹人心烦意乱。

  像是老天打喷嚏喷了唾沫似的,空中响了一道闷雷,雨点子便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猝不及防,吓跑了墙头上白足的黑猫。

  不用上课间操也不能出去玩儿,学生们只得自己找乐子消磨时间。

  “哎~我刚又看到有人跟魏哥告白唉!”讲台上的男生笑得猥琐,用阴阳怪气的语调道。

  “切,这有啥稀奇的,他一天能收到几十个告白。”下面的同学不屑道,觉得这新闻没一点趣味。

  那男生神秘兮兮道:“这次可不一样了,这可是个男的!”

  “哟~魏哥可真是魅力无穷尽啊哈哈哈。”底下立马来了兴趣,吵吵闹闹地要问详情。

  江澄对他们的话题不感兴趣,听了两句便扭头继续观雨,微不可闻地嗤笑一声:“怎么会蠢到喜欢上魏无羡呢。”也不知是在嘲讽谁。

  魏无羡是江澄来这学校第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人,那是在高一军训时。

  “向左转!向后转!”凶神恶煞的扑克脸教官不断发号施令,练习无聊的四面转体,对同学们想要吃饭的哀嚎置若罔闻,也丝毫没有因雨让休息的意思。

  同学们无可奈何,只能在背对着教官时偷偷翻一个白眼来发泄不满。

  看着像是故意的,江澄前面的同学转错了方向,在撞到他怀里的一瞬江澄听到了如蚊鸣的一句:“你真好看。”

  自己这是被调戏了?没等江澄反应过来,那人已经出列罚站,不过看上去他并不在意。

  那人仿佛感受到了江澄的视线,先是吐舌做了个鬼脸,继而展颜一笑。

  怦怦怦怦……

  江澄觉得他心里的小鹿快要脑震荡了。他的视力好像突然出了问题,不然怎么只能看得清那暖阳般的笑容了。还是雨天吗?他不清楚了。

  这便是这场惨案的开始,好巧不巧,二人又成为了同桌,那时他就应该明白的,他江澄是在劫难逃。

  江澄用胳膊肘怼了怼魏无羡,把数学练习册推过去,道:“不会。”

  魏无羡道:“哪道?”

  “整页。”江澄面无表情,好像并不觉得丢脸。

  “……”魏无羡表情奇怪,“兄弟,你是数学课代表啊……”一道不会是在开玩笑吗?

     江澄瞥他一眼道:“要不是你在我打瞌睡的时候骗我站起来,我会当这见鬼的课代表?”

  魏无羡摸了摸鼻子,也觉得自己不太道德,便也不再说什么,一道一道地给江澄讲题。

  其实这些题江澄都会,只是想静静地拥有他一小会儿罢了。嘴上敷衍地应着“哦,嗯,懂了。”却是从未分给那数学题一秒的注意,眼睛一眨不眨地停留在魏无羡身上。辛苦讲题的魏无羡还不知自己被从头到脚描摹了个遍。

  不知何时起,江澄发现自己的目光就像磁石遇到铁,止不住地追随魏无羡的身影,好像除此之外的所有一切都别无意趣。

  你是唯一风景映在我的眼眸。

  

  思绪被飘进来的雨水扑灭,江澄忙不迭地关了窗,发现八卦新闻的主角不知何时已经回了教室,浑身湿透了,手里提的纸袋却是一滴水没沾,想来是抱在怀中的。

  不知道讲台上的男生之前说了什么,只听见魏无羡回了一句:“你别瞎说,我直的。”说罢便回了座位。

  江澄佯怒道:“你个大傻子这么大雨瞅不着吗,跑出去干嘛,品尝自由的美?淋了个落汤鸡你爽了?”没有毛巾,江澄拿校服袖子给魏无羡擦了头发,省的他感冒。

  魏无羡把纸袋地给江澄,道:“我见你没吃早饭,怕你胃病又犯,给你买点吃的。”

  江澄怔了下,心里泛了些许暖意,但看到袋子里的抹茶蛋糕,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他并不喜欢抹茶蛋糕,只是之前有个女生让他代她把一份抹茶蛋糕送给魏无羡,江澄自是不愿意的,想着怎么把这东西偷偷销毁,扔掉吧,有些浪费,又没法给别人,就只好自己吃掉了。偏偏正好被魏无羡瞧见了,以为江澄喜欢,便经常给他买。

  虽然闹了个乌龙,但还是止不住地开心“谢谢,你真好。”

  魏无羡在他背上拍了拍,笑着道:“客气什么,我们是好兄弟嘛。”

  江澄垂首,敛了眼中笑意,小声道:“对啊,好兄弟……”明明从未奢求过,可是为什么还是会难受……

  “唉?你相册怎么还上锁啊?”魏无羡不知何时摸走了江澄的手机。

  江澄一把夺回手机,怒道:“你干什么!”

  魏无羡被这莫名其妙的一吼弄得也有些生气:“你干嘛这么凶啊,我就想看一下你昨晚拍的答案,我这不是啥都没见嘛你气什么呀。”

  江澄也觉得自己反应过大了,咳了一声道:“发给你了,用你自己手机看,我可不想被收手机。”说罢便转身欲走。

  魏无羡小声嘟囔了句:“还能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不成?”

  声音很小,江澄却是听了个清楚,他自嘲地笑笑,心道:对啊,确实是见不得人……

  待江澄上完厕所回来,魏无羡也早把刚才的争执抛到九霄云外了,见江澄便笑嘻嘻地勾手让他过去:“你作业照我的对吧,马上那秃瓢主任可能会来,别用手机了。”

  江澄直接把作业扔魏无羡桌子上,道:“你帮我对一下吧,懒得看。”

  魏无羡翻了个白眼“是是是,江大爷。”

  江澄撑着头佯装看窗外风景,余光却是粘在魏无羡身上,后者抽空瞟了他一眼,道:“看什么呢这么专注,还能有仙女儿不成?”

  江澄看了他一眼,轻轻勾唇,道:“有个在写作业的姑娘,特别好看,让我心动不已。”

  魏无羡立即探头出去,道:“哪儿有姑娘啊,我就见一晾红裤衩的大婶……”

  江澄捏着他的两颊把他头拧回来:“一天天想什么呢,快给大爷改作业。”

  魏无羡不满自己被捏成鸭子嘴,秃噜了江澄一手的唾沫星子,见江澄一脸嫌弃地直往他衣服上蹭手,笑得都没顾得上躲,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吓出了双下巴,这下又惹到江澄笑得停不下来。

  冷静了半天还是控制不住想笑的欲望,安静的教室不时蹦出几声诡异的笑,怪渗人的。

  后排的聂怀桑怼了怼同桌金子轩,小声道:“他俩不会被鬼上身了吧……”金子轩瞄了眼前面两人,又和聂怀桑对视了一秒,两人默契的同时把桌子往后挪了些。

  “江澄……这是啥……”

  江澄定睛一看,呼吸凝滞了一瞬,那页纸上赫然写满了魏无羡的名字。

  “哦,这个啊,咱俩刚坐同桌的时候我怕记不住你的名字太尴尬,就抄了几遍。”伸手拿过作业本迅速撕掉那页纸揉成团扔进垃圾桶,在魏无羡说下一句话前道:“对完了吧,我去交了。”说罢便拿起作业走出教室。

  他害怕魏无羡继续问下去,他不知道怎么解释用了两年的本为何还是崭新的,为何那些名字上还留有新鲜的墨香。他怕他发现他手的颤抖,怕他听到他如雷的怦怦心跳。怕听到他说:“江澄你真恶心。”

  你是我藏在心底的不可公开。

  

  燥热的下午,没几个人能听得进去课,老师还在自顾自讲着,下面已经解锁了上课睡觉十八式,有试图再挣扎一下的学生,拿着笔画着狂草,呜哩哇啦念着不知道哪儿的梦话。

  聂怀桑戳了戳魏无羡道:“嘿哥们儿,睡不着来打牌呀。”

  魏无羡立马应下,回手在昏昏欲睡的江澄脸上拍了两下:“别睡别睡,陪我打牌。”江澄不满地啧了一声,但也没有拒绝。

  “不是吧怀桑,咱可怜的连牌都买不起了吗?”魏无羡嫌弃地看着聂怀桑递过来的手画纸牌。

  聂怀桑无奈道:“我也没办法啊,我就拿了两副都被蓝老头收了,再被发现一次回家我小命不保。”

  “先说好啊,这次再被你哥打出来我可不留你。”魏无羡瞥他一眼,发好了牌。

  打了几轮,魏无羡道:“唉,文化广场那儿开了家烤鸭店,放假我们去吃烤鸭……片战争是哪一年来着?”魏无羡在桌子底下狂踹聂怀桑,后者这才发现老师走到了跟前,而反应神速的江澄和金子轩早就装作了认真看书的样子。

  聂怀桑僵硬道:“我不知道啊……你自己看书。”

  空气凝固了片刻,老师嗤笑一声道:“你们两个厉害啊,一个拿语文书一个拿英语书在我地理课上探讨历史,啊?都给我滚出去!”

  江澄正盯着一道选择题突然什么东西插在了头发上,摸下来一看,是聂氏手画纸牌叠的一架小纸飞机,正面是长得像屁股的红桃A,背面写了一句话:我都盯着你看了一节课了,你居然都不看我一眼,生气<(`^´)>

  扭头向走廊一望,见魏无羡嘟嘴做了个生气的表情,然后憋不住了自己先笑个不停,对江澄做了个口型。

  江澄猛的别过头,深吸了几口气,却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怦怦怦怦……

  明明早就应该习惯的,可却还是次次都会中招,好一顿心悸。

  他说:好想你。

  江澄从不敢跨越“好兄弟”的范围,怕一旦超出,就被判死刑。魏无羡这些有意无意的撩拨,让他存有绮丽的幻想,足以。

  你是我最心满意足的空欢喜。

  

  魏无羡站了大半节课,回来就跟江澄抱怨太累了要好好睡一觉,“上课了也别叫我。”魏无羡如是说。

  夕阳残照,洒在魏无羡的脸上,看起来暖绒绒的,睫毛又长又密,映下小扇形的投影,诱人去摸一摸。

  江澄这么想,也这么做了。魏无羡轻哼一声,半睁开眼望着江澄,像是在询问他在做什么。

  江澄平静道:“眼屎。”魏无羡翻了个白眼继续睡觉。晚自习没有老师查课,魏无羡直睡到快放学才醒过来,江澄帮他整理拧巴成菜卷的衣领子,顺手在那形状姣好的锁骨上轻抚一把。

  魏无羡还不甚清醒,突然灯灭了,班里的女生都小声惊叫一声,外面也同样是一片黑灯瞎火,看来这片区域都停了电。左右离放学不过十五分钟,大家索性提前回了寝室。

  大家谁也看不见谁,虽然走的小心翼翼但还是不时听见“啊!你踩着我了!”之类的惨叫。

  快要出门口,魏无羡突觉唇上一瞬温热,他竟是被人偷吻了!其实那都不算吻,只是两唇相触不到一秒便立马离开,那人像是紧张极了,气都不敢喘,落荒而逃时好像还撞到了桌子。魏无羡没有在意这件事。

  寝室里,江澄坐在床上,揉了揉撞痛的胳膊肘,回味着刚才的一切,冲动使然,做了如此荒诞的事情。

  摸出手机,打开那个上了锁的相册,里面一百二十三张照片,竟全部都是魏无羡,有不少重复的,模糊的他也没舍得删掉。

  影子在墙上一次次重叠,台灯疲惫地睁大着眼。江澄想着反正不困,把剩下的素描作业画完。思绪已经飘远,待缓过来神了才发现,一头卷毛长相英武的大卫,长了双略含笑意的深情桃花眼。

  这不协调的搭配滑稽的很,让江澄失笑,却又觉得心泛酸涩。他时刻都在提醒自己不要深陷,可这就像每一盒烟上都写着“吸烟有害健康。”一样,可笑又无奈。

  每次他自以为已经克制住了对魏无羡的爱意,可只要他的展颜一笑,那些自持便会一溃千里,像可乐里投进了曼妥思,又不可抗拒地喷涌而出。

  你是我斩不断的春风吹又生。

  ——————end————————

  

  

  “这就没了?”魏无羡在江澄脸蛋子上咬了一口,不满道:“后面我先跟你表道白你怎么不写?你这样显得我像个榆木疙瘩一样。”

  江澄把脸上口水一抹,蹭到魏无羡衣服上,道:“你不是吗?”

  魏无羡努嘴:“榆木那后来也开花了呢!哪像你个怂包喜欢我那么久居然都不敢表白!”

  江澄把笔记本电脑扔到一边,邪魅一笑道:“男人,你成功地激怒了我,准备好承受我的怒火吧。”

  魏无羡笑得不行:“江澄你以后还是少看点霸道总裁文吧哈哈哈哈太傻……唉!你别撕我衣服!错了!啊!”

  

  

  

  

  


我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汪汪汪——”

身后的犬吠让魏无羡头皮发麻,腿有些发软,几欲站不稳,但还是只顾奋力往前疯跑,脑中一片空白,连可以御剑都忘记了。

“你为什么光追着我啊!我又没惹你!”魏无羡声音发颤着哀嚎“你找金凌去啊!”

试图跟狗讲道理那肯定是行不通的,仙子丝毫没有没有放他一马的意思。慌不择路,此刻才发现自己竟是跑进了死胡同。

这下完了……

魏无羡将自己缩在墙角,用衣袖遮住脸来使这愚蠢的掩耳盗铃。四周静极了,他能清清楚楚地听见狗爪踱步的声音,每更近一步他的心就往上提一点。

过来了……

魏无羡呼吸一滞,猛闭了下眼睛,可过了三息,却没有想象中的撕咬。壮着胆挪开衣袖瞄了一眼,哪还有狗的踪影,只是多了一个长相英气的少年,眨巴着水汪汪的碧蓝眼瞳无辜地盯着他。

没等魏无羡问话那少年抢先开口:“你为什么这么怕我啊……明明主人经常夸我可爱的……”说罢还嘟了嘟嘴,若是狗身只怕现下是耷拉着耳朵,一脸委屈的神态。

心里那荒诞的猜想被证实,魏无羡惊恐道:“你你你…不会是仙子吧?!”

仙儿靠过去,环住魏无羡在他脸颊上蹭了蹭,道:“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虽然人身没那么吓人了,但意识里明白他就是条狗,魏无羡还是觉得有点脊背发凉,僵硬着一动不敢动,也张不开口说话。

仙子好似本就没想要他回答,自顾自地在魏无羡身上乱蹭“我很喜欢你的味道。”证明似的,仙子用鼻尖在他脖颈的滑嫩肌肤上蹭了蹭,继而轻嗅起来,灼热的气息让魏无羡打了个激灵。

“我觉得有必要表示一下我对你的喜欢。”语毕,魏无羡便感觉到一股滑腻湿热的触感从他的脖子游走到脸颊,最后掠过唇角。

魏无羡崩溃望天:救命啊……



dbq突然想到这个奇怪的东西就忍不住想写出来,轻不要打我(土下座)